欢迎您来到今日仁寿!
设为首页
   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-> 今日仁寿栏目 -> 仁寿周边

    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川菜的成都式妩媚

    2012-05-07 11:22:50 来源:搜狐旅游

        【导语】:美食,往往能绽放出一个城市骨子里的妩媚。成都被称为“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”,而川菜沁人心肺的香辣咸鲜、异彩纷呈的甜酸醇浓,即是让人迈不动脚步的致命诱惑之一。

        【关键字】成都
     
      史称“天府之国”的成都,不出御厨,却盛产名厨;不出皇后,却遍地美女。成都的各处美味宛若不同风情的女子,有的能让你高唱“爱不释手你的美”,有的给你的却是“爱恨交织的十字伤”,此间,有醉意朦胧的欲罢不能、芳心别寄的若即若离……那些情感上的酸甜苦辣,在百变川菜的活色生香中,都能找到贴切的记忆。

        宽窄巷子,听听摩登少女的足音

      宽巷子、窄巷子原是清朝八旗子弟的豪宅,如今是八方游客的天下。破败陈旧的老屋,一脱胎换骨,竟比数百年前初为新屋时还要亮丽光鲜,不再有大家闺秀的矜持,无端多了豆蔻年华的率性。原先只隐约于闺房绣榻内的红绸、绿绣、橙缎……如今都暧昧地铺展到院落和门厅,延伸到巷子被雨打湿的石板路上。巷子里所有的老宅都刻意营造过,或禅意深沉,或奢华如梦,或优雅闲适……在这样的地方吃川菜、吃烧烤,总怕溅污了什么。然而,有食客喜欢这样的“亵玩”,此时,美食更多成为一种陪衬,衬托着世俗体系里的浮华生活。

      正旗府、一饮天下、听香、香积厨、尽膳铁板烧、里外院……一干风雅的招牌看得人眼花缭乱。走进这些茶坊酒肆,院落里的池塘、绿树、灯笼已经如清风徐徐;红木圈椅、藤艺沙发、枝状蜡烛进一步烘托出美好的旧时光;缓缓展开以精美小楷誊写的菜单,犹如捧读颜真卿的手迹。唯一让我觉得异样的是,这样适宜吟诗作画、坐禅悟道的环境里,卖的竟是宫保鸡丁、水煮牛肉、清蒸龙虾之类的“俗物”。

      好在还有一间古香古色的“可居”,斟着普洱、武夷、铁观音。袅袅茶香中飘来的新西兰少女服务生,一身深蓝色丝绒旗袍,领口和袖口镶着一圈绒白,一缕浅笑从红唇边、秀眸畔荡漾开来。走过几间布置古典的茶室,听有人在厅堂的古琴上弹奏出高山流水,让人怀想:宽窄巷子的某个深宅大院里,必定还有人在追求着精致而不浮华、古典而不畸变的艺术生活。

      宽窄巷子表面上还留存着一点点古意,而实质上是新潮的,甚至是怪诞的。没人在乎老宅天井里还有几多八旗子弟的遗存,亦旧亦新的门楼,就像在牛仔裤外面又套了短裙的摩登少女,并不在乎游人回头不断张望的眼神里是欣赏还是厌恶。

        老成都公馆菜,当徐娘渐老之时

      老成都公馆菜在四川大学西校门附近,算是开错了地方,应该开在繁华的春熙路更合适嘛!金碧辉煌的大门里,是摆着锦绣靠枕的卧榻,以及一列雕花描金的隔扇,仿佛公馆主人会在这里与客人茶叙一番,再摇着折扇,请人跨过第二道门,在雕梁画栋的大厅里、珍馐云集的圆桌旁入席。当然,公馆戏没有演到这个份上,不过一个舞台加两个“小品”而已。有“侍女”端来撒着康乃馨花瓣的温水让客人净手,号称“银盆洗手”,有财源滚滚的寓意。而那一杯隐约着甜蜜的开胃酒,也开启了我们对神秘公馆菜的无限期待。

      菜单上,每道名菜旁边都写有来历,无非是出自哪家公馆、是哪个富人与家厨的独创佳肴。金瓜鸡豆花是川军将领刘崇云的私家菜。刘崇云除了善战,还深谙医食相通之理,发明了不少养生菜,比如金瓜鸡豆花。这是荤料素做的经典菜肴,明明有鸡肉和干贝的香味,就是见不到其蛛丝马迹,“吃鸡不见鸡”正是其妙处之一。洁白细腻的鸡豆花隐约于金灿灿的南瓜羹之间,入口即化,有恰到好处的舒适感。

      另有一道清炖粉蒸肉,原本出自清末状元、四川大学第一任校长骆成骧的奇思妙想。此人宦游北京、贵州、广西、湖南、山西等地,遍尝他乡美食,成为知味高手后,开始与私厨切磋创新。人们总爱称书读得多的人为“书呆子”,其实,读书人若是爱好美食,就能远离此类标签,理由很简单:营养跟上了!

      服务生说清炖粉蒸肉是一菜四吃,若真如此,180 元的价格倒也不算贵。先端上来的是一锅高汤,里面有一个圆鼓鼓的猪肚;将猪肚捞到白色瓷盘上,用刀叉切开封口,便取出一个装着粉蒸肉的透明玻璃碗。猪肚再拿到厨房,又加工了两道菜上来:辣椒蒜苔干煸猪肚、荸荠清烧猪肚。在我看来,清炖粉蒸肉这个“小品”是很好看,却不好吃,徒有其表而已。公馆菜已是渐渐老去的徐娘,远远的,风韵犹在;近近的,已经不能细品。很多美妙的技艺隔了一二代就失传了,厨艺也不例外。

        一品天下
     
        蜀九香火锅,豪爽亦婉约的邻家妹子

      “蜀九香”彻底改变了我对火锅店赤膊上阵的豪放印象。天花板上装饰的国画长卷“韩熙载夜宴图”,显得多么文气而婉约,青砖墙上那一对木刻行书“精于一则尽善,偏用智则无成”,不知是店主自勉,还是提醒食客从此不需要再“货比三家”。

      世上的食客都是现实主义者,虽然喜欢浅雕花门窗、荷花灯、青砖墙和古典书画,但更喜欢的还是在滚滚红浪中大快朵颐。如果入口的麻辣不够“霸道”,如果进胃的鲜香不能“绕梁三日”,食客是不会因为店面的貌美如花,而与之频频耳鬓厮磨的。蜀九香明白这个道理,才走内外兼修的路子。

      当边缘呈八卦状的火锅热腾腾地端上来,我的眼睛不禁一亮,鼻翼不禁微张,浑身的毛孔迅速膨胀着欲望。内锅是白色醇厚的鱼汤,外锅是红艳浓香、飘着辣椒的全牛油无渣锅底,迅速夹起一片半透明的生抠鹅肠往滚滚红涛中一涮、二涮,接下来就是合不拢嘴的口福了。蜀九香的招牌菜是极品活刮鳝鱼和九香牛肉,前者新鲜得犹带血印,后者已用辣椒油及调料加工得片片鲜嫩。这样的尤物在红波滚汤中一涮,味犹麻辣却不暴烈,味带浓香却不腻人,基本已经达到“香则其味形,情则其神里”的火锅艺术境界。

      蜀九香门口有几张漂亮的沙发,供人等位时坐,在我享受美味的一个半小时里,这儿一直坐满了人。我再次确信,美食如美人,只要足够惊艳,身后的追随者总是绵绵不绝。

        一品天下,与满街美女擦肩而过

      2200 多年前,汉代郦食其说“民以食为天”。在成都,我不能不反复想到这句话。到处是大大小小的餐馆,每条街巷里都有暗香浮动,隐隐约约让人觉得饿。成都是一座让人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,它抓住了人的胃,也就抓住了人的心。

      成都将“一品天下”当做街名,就跟我的朋友将“高山流水”当做女儿的名字一样,都够大胆。很多城市的美食街都是小打小闹,或者叫小吃一条街更适宜,而一品天下美食街却是六车道的大马路啊,马路中央立着由一只手和一双巨筷组成的雕塑,蕴涵着一品天下美食的雄心壮志。两侧的餐馆多是大蓉和、红杏、文杏这样的成都食界大腕,以及敢与这些高手“华山论剑”的后起之秀。其间亦夹杂着像格林?普兰特这样独具风格的商务旅馆,和一些或复古或现代的茶楼。街面的车水马龙中没有闪烁的霓虹灯,满街的香气和满腔的食欲,这才是成都最致命的诱惑。

      满街美食犹如满街美人,眼睛都忙不过来,难免有挂一漏万的叹息。我保守一点,选择了新派川菜的著名餐馆大蓉和,点了店里最受欢迎的“开门红”(辣椒鱼头)、蓉和黄焖鸡、松茸竹荪汤。“开门红”这道菜太夺目,一片片艳丽的红椒像花瓣一样遮盖了整个鱼头,葱花与小尖椒构成的“花蕊”给人留下想象空间。慢慢掀开一看,模样有些像湖南名菜剁椒鱼头,味道也颇为相似,但没有剁椒鱼头那样逼人的劲辣。那一片片红椒只是以风骚吓人,其实非常温和,甚至感觉不到辣味。从视觉到味觉的出人意料,带给人丰富细腻的记忆。这也是成都这座城市的特质,看似麻辣烫人,实则温婉可人。

    来源:搜狐旅游 审核:仁寿电视台 责任编辑:admin